原创「凡尔赛」还是「真生意」?从蒙淇淇看女性「造梦」产业

原标题:「凡尔赛」还是「真生意」?从蒙淇淇看女性「造梦」产业

作者:于松叶,编辑:汉卿

「凡尔赛」这一概念在被微博大V@小奶球正式提出整整6个月之后,迎来了全面的「出圈」。而造就如此热度的,是微博认证为作家的博主@蒙淇淇77。

蒙淇淇77的微博,是不折不扣的「男人看了会沉默,女人看了会流泪」式玛丽苏段子,但是现在这种段子有了一个新的名称——凡尔赛。

对蒙淇淇77来说,围观她的不仅有众多嘲讽调侃的网友,也有不少对她微博所述坚信不疑的「死忠粉」。这些死忠粉,坚信玛丽苏式爱情的存在,面对网友对蒙淇淇77微博内容真实性的质疑,她们会不屑道:「你们就是嫉妒,不相信美好爱情的存在!」

蒙淇淇77的背后,是一条成熟的情感产业链,而这个产业链,又从属于庞大的「造梦」产业。从备受追捧的情感导师到拥有完美人设的各路网红、明星,从时下爆火的情感书籍到拥有梦幻内核的玛丽苏小说、甜宠剧,无不是为了迎合部分女性的「粉红泡泡梦」。

哪里有需求,哪里就有生意,女性流量的汇聚,也使得相关方有了收割流量、花式变现的可能。

如今,有的「造梦」生意又套上与之调性相近的「凡尔赛」的外壳,借着新事物的热度,还能再收割一波。

蒙淇淇77背后的情感产业链

蒙淇淇77火得莫名其妙,有人说该事件背后仿佛有一只无形推手,暗中操盘,也有人说这只是一场意外的网络狂欢。但无论如何,蒙淇淇77出名了,每一个打开她微博的人,都会被她醒目的认证简介所吸引,「作家,代表作《全世界只有我可以欺负你》」。

《全世界只有我可以欺负你》出版于2016年,是蒙淇淇77自述和爱人「卜先森」的甜蜜日常合集。

目前为止,这本书在淘宝多家店铺的总销量仅为38本,可谓惨淡,还多是在蒙淇淇77成为话题人物之后产生的销量。

在豆瓣,该书目前的评分为4.5分,近半数的人打了1星。最近几天的书评有凑热闹之嫌,但几年前的书评也几乎是一边倒的差评。高赞的书评中,有读者早在两年前就发出了灵魂三连:「咋会有这样的东西?这样的东西咋出的书?咋会有人信?」

还有一则同样是两年前的书评更加言辞激烈,直指书中内容为虚构,是「女作者瞎胡吹的圈钱谎言」。

人火了,书的销量却没上去,但蒙淇淇77并不是这场网络狂欢的输家。有流量就有变现,蒙淇淇77趁着热度,接了几条微博广告,仅11月10日一天,就分成9000多元。

此外,蒙淇淇77还接受了新浪娱乐的专访,有网友调侃道:「看到她被网友骂得那么惨,还以为她会抑郁,现在看到她红光满面地接受采访,是我多虑了!」

操心的总是网友,蒙淇淇77依然我行我素,面对媒体采访大谈消费观、价值观,博人眼球和流量。

其实,蒙淇淇77的每条微博,和她那本《全世界只有我可以欺负你》的内容如出一辙。比起「凡尔赛」,蒙淇淇77的本质更像是一个兜售「玛丽苏」的情感博主。

近些年情感产业兴起,无数情感博主「拔地而起」,大量的情感类书籍出现在市场上,无数的付费情感课程充斥在网络上。

蒙淇淇77并不是第一个出圈的情感博主,上一个引起全网热议的情感博主是Ayawawa。这位情感博主,长久以来被诟病过度物化女性,比如和女性粉丝玩打分游戏,用一些固定的外在指标来衡量女性价值,并用一套所谓的MV/PU理论指导女性迎合男性,以「获得幸福」。

此外,Ayawawa还经常会发表一些大胆、敏感、反科学的言论以博人眼球,2018年5月,Ayawawa喜提微博禁言,而后便在互联网世界中销声匿迹。

Ayawawa被「封杀」之后,网友纷纷打趣,说「咪蒙是最大的赢家」,毕竟两者占据了女性情感市场的最大基本盘。

和Ayawawa的物化女性截然不同,咪蒙一直被视为「伪女权」的排头兵和引路人。毕竟,能写出《爱一个女人,就是要给他花钱》这种文章的咪蒙,深度迎合了部分嘴上独立、骨子里并不独立的「伪女权」斗士。

当然,咪蒙这个奇葩三观集合体,最终也用「自我封杀」为自己的情感事业做了最好的「买单」。

无论是兜售「玛丽苏」蒙淇淇77,还是物化女性的Ayawawa、高举「伪女权」大旗的咪蒙,本质都是为分辨能力不足的女性兜售「幸福幻想」。靠着这项技能,她们出书、卖课、接广告,挣得盆满钵满,来不及思考自己的文字和言论荼毒了多少女性。

据报道,Ayawawa开创的情感咨询机构,短短三年时间就已经年收入过亿,咪蒙公司的年收入也高达8位数。不得不承认,为女性「造梦」的情感产业确实是一门来钱快的生意,即便它常常伴随着争议。

庞大的「造梦」产业

除了各路情感KOL,网红和明星们也有意无意加入了「造梦」大军,或收获名气,或攫取利益。

人类有「慕强」心理,即羡慕强者,不自觉地对强者产生崇拜、喜爱之情,进而会去关注强者、亲近强者和信赖强者。这种心理的正向意义在于能让人积极向上,努力变得优秀。

网红和明星们就恰好利用了大众的「慕强」心理,通过展示自己的实力,博得大众的好感和信赖,从而得到流量,完成变现。但是近些年部分网红和明星的实力展示,既不是才华,也不是优良品质,反而变成了高大上的身份和看似完美的人设,把本具有正向意义的「慕强」心理扭曲成了赤裸裸的「造梦」生意。

在网红圈,罗志祥前女友周扬青有意无意树立的白富美形象,让一众女生粉丝对其时尚权威性深信不疑,周扬青的潮牌事业也随之风生水起;蒋凡妻子、被网友称为「总裁夫人」的微博博主@花花董花花在「家庭风波」之后为人所知,迅速积攒了大量粉丝,而总裁夫人也没有浪费白来的流量,顺势做起了网红,开直播、开首饰店,样样手到擒来。

@花花董花花在某平台直播

在娱乐圈,明星们有意无意树立起白富美、高富帅的形象似乎已经成为快速出圈的法门了。比如女演员乔欣一直不温不火,但在被曝光家住上海世茂佘山价值3亿的别墅之后,迅速得到大众关注,而后迎来走红;今年凭借《青春有你第二季》顺利出道的虞书欣和赵小棠,也被发现家大业大,是不折不扣的白富美。即便有粉丝调侃自己是「贫民窟女孩给白富美打投出道」,但丝毫没有影响到白富美爱豆的人气,甚至加速了两位爱豆的出圈。

甚至最近被曝出父母是「老赖」的周震南和母亲疑似为「老赖」的黄明昊,也有粉丝在事发后直言不讳,称自己就是喜欢他们身上的「贵气」,喜欢他们身上「不被物质困扰可以自由生长的一种气质」。

在「造梦」产业下,「仇富」不再是主流,「亲富」正在大行其道。

除了物质上的「慕强」,部分大众也会对恩爱情侣产生艳羡,这造就了大批网红情侣的诞生。

去年因狗血的出轨事件刷屏全网的阿沁和刘阳,在后者未出轨半藏森林之前,两人曾是众多女生艳羡的网红情侣,吸引了众多粉丝。阿沁的网店事业,也干得有声有色。

前不久,网红情侣丁钰琼和张子凡,也被指是假情侣,日常甜蜜互动的视频都是设计摆拍,本质是视频博主的自媒体生意。即便丁钰琼出来否认,但依然有粉丝「脱粉」,并指责二人的视频毫无营养、兜售空洞的美好且软广过多。

脱粉者吐槽丁钰琼和张子凡

无论分分合合、真真假假,不可否认的是,在网络上确实存在众多合体吸金的「网红情侣」。

此外,还衍生出了迎合亚文化中的「腐女」群体的网红,沈氏夫夫就是花式收割腐女的最佳例子。沈煜伦和沈肯尼是一对同性情侣,在腐女们眼中,有着高颜值、高学历的两人,简直是耽美小说中走出来的主角。

靠着腐女们的无边幻想,沈氏夫夫一边出书、一边卖化妆品,吸金无数。但好景不长,两人被指卖三无化妆品给粉丝,吃相难看。

至于明星,他们通常不敢随意公开婚恋事宜,怕粉丝流失,但参加了恋爱综艺的明星们是个例外。部分明星在参加完恋爱综艺之后,人气不降反升,因为得到了大量CP粉。

潘玮柏就是吃尽CP粉红利的最好例子。2017年,潘玮柏和吴昕参加了江苏卫视的恋爱综艺《我们相爱吧》。该节目播出后,两人组成的假想情侣「无尾熊夫妇」收获了极高关注度和众多CP粉,潘玮柏也因此迎来事业第二春。

不幸的是,潘玮柏于今年7月公布婚讯后遭遇大面积「脱粉回踩」,因为有CP粉扒出,潘玮柏在和妻子恋爱期间,利用CP粉后援会组织购买自己的演唱会门票和专辑。CP粉们认为,这是对她们的利用和欺骗。

除了网红和明星,在内容产业中也不乏「造梦者」。诸多文学和影视作品都带有浓郁的「玛丽苏」色彩。

要论玛丽苏鼻祖,琼瑶可谓是当仁不让。琼瑶于1973年创作了长篇小说《一帘幽梦》,讲述了一无所长、样样不如姐姐、整天做白日梦的女主人公紫菱,凭借天真和善良得到了两个优秀男人的真爱。正如小说标题中的一个「梦」字,这部小说带给女性读者无限美好遐想。

《一帘幽梦》先后分别被翻拍成电影和电视剧,均取得不俗成绩。琼瑶对这部作品钟爱有加,2007年,69岁的琼瑶二次操刀,结合时代元素,将原著内容进行部分调整,推出了新版电视剧《又见一帘幽梦》。梦幻的法国城堡、大片的薰衣草田、华丽的服化道,让这部电视剧成了当年的现象级电视剧。

但如今看来,「你失去了一条腿,可紫菱也失去半条命跟她的爱情」,这种爱情至上的价值观确实让人不敢恭维。

备受争议的郭敬明所著的备受争议的小说《小时代》,也被指责「凡尔赛」要素过多,为女性灌输不切实际的华丽幻想。

郭敬明罔顾逻辑,用一连串奢侈品牌堆砌出来的文字,在信息鸿沟较大的十年前,成为了无数女孩窥见所谓「上流社会」面貌的「天窗」,也让无数女孩幻想自己是女主人公林萧,虽然平平无奇,在重要的面试中都会摔倒,但能够遇到富二代做自己的「白马王子」。

来源:知乎用户@韦二伯格

在网文界,玛丽苏属性的小说也一直是主流类目。随着IP改编热潮的到来,根据玛丽苏小说改编的甜宠剧开始霸占荧幕。

近几年,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《琉璃》等形形色色的甜宠剧大火,皆因这些剧集是为「玛丽苏女孩」量身定制,迎合了少女们对美好爱情的憧憬。有影视行业从业者透露,近几年甜宠剧的数量越来越多,光是去年就有三十多部叫得上名字的甜宠剧展开「混战」。

从有意无意凹人设的网红、明星,到槽点和流量齐飞的综艺节目、文学和影视作品,靠着为憧憬美好的女性制造一捅就破的「粉红泡泡梦」,「造梦者们」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名与利。

「造梦者们」很清醒,「痴梦者们」很受伤

「造梦」产业,简而言之就是让分辨能力尚且不足的女性相信不切实际的、极致夸张的美好事物的存在。至于女性们是否能收获变得优秀、获得幸福的能力,「造梦者们」并不关心,很显然他们也没有这个能力。

但是「造梦者们」输出的价值观,会让许多女孩奉为圭臬,进而对她们的人生造成潜移默化的影响。

比如真的有蒙淇淇77的粉丝,要求自己的男朋友做到和卜先森表现一致,惊呆一众网友。同样的,有不少Ayawawa的忠实粉丝,真的在生活中践行所谓的MV/PU理论,将自己彻底物化成取悦男性的工具。至于咪蒙,也有不少男性在网上吐槽自己女友沉溺于她的文章,告诉自己「爱我就要给我花钱」。

但好在狐狸总有露出尾巴的时候。蒙淇淇77的微博下有网友评论:「淇淇姐被黑成这样,姐夫却不出面解释?我好像真的明白了什么。」揶揄这一切不过是蒙淇淇77自导自演的戏吗。

Ayawawa近两年时不时传出婚姻亮红灯的消息,但当事人从未出面回应。咪蒙倒是爽快公开了自己离婚的消息,但迎来了不少粉丝的「精神崩溃」,也有粉丝替咪蒙挽尊说「离婚不意味着失败」,但重点是这无法和咪蒙自己宣扬的价值观自洽。

所幸的是,Ayawawa和咪蒙已经被封杀,她们的价值观也被钉在了耻辱柱上,被荼毒的女性们在她们被封杀之后,逐渐醒悟。

至于凹「富贵」人设或兜售「幸福幻想」的网红和明星们,虽然负面影响远不及三观不正的情感KOL们,但也会让粉丝们变得肤浅无比,产生「只要我喜欢他,模仿他的一切,购买他推荐/代言的商品,就能变得和他一样优秀和幸福」的错觉。

好在网络时代没有不透风的墙,网红和明星们也日渐战战兢兢,人设造假的那些网红和明星要时刻担心自己会不会「翻车」,亦或被扒出花式收割、吃相难看。

至于那些玛丽苏味道十足的影视文学作品,收割力度较弱,因为主要是赚版权费、票房费、广告费或视频平台会员费,平摊到单个消费者身上,消费较少。但也会让女性在潜移默化中受到影响,让「痴梦」的种子在心中慢慢发芽。

总的来说,还是三观不正的情感导师们对女性的荼毒最为严重。因为还是有许多女孩清楚,网红和明星们的人生赢家路径不可能轻易复刻,影视文学作品也饱含艺术加工的成分。

虽然不能把情感导师这个群体「一棒子打死」,但网络上确实有情感导师以老师的姿态来到女性们身边,手把手指导她们,让她们相信自己靠任性、痴想或不着边际的行动,就能够抓住稳稳的幸福。

「造梦者们」很清醒,那些沉溺于虚幻的「造梦」产品不愿醒来的「痴梦者们」,是「造梦」产业中唯一的输家。


Powered by 成人电影综合网站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© 2018-2020版权所有